谁有辽宁快3微信群-深圳沙井新闻
点击关闭

转让持有-亨通集团和崔根良合计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比例仅为30.61%-深圳沙井新闻

  • 时间:

我国人口突破14亿

事實上,關聯方大量佔用亨通集團資金是導致公司短期還款壓力巨大的重要原因。2018年末,亨通集團其他應收款餘額高達69.8億元,其中來往款61.2億元。來往款前五名中上海匯至股權投資基金中心(有限合夥)和共青城亨通投資管理合夥企業為崔巍實控企業,合計佔用資金21.3億元,崔巍實控企業直接或間接參与了多個企業的股權投資,包括蘇州賽伍應用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的B輪融資和銀隆新能源的投資。

事實上,近幾年亨通集團財務情況並不樂觀。截止2019年三季度末,亨通集團合併口徑總資產642.8億元,總負債448.1億元,資產負債率69.7%;貨幣資金52.4億元,短期借款122.3億元,短期資金缺口高達70億元。

關聯方佔用大額資金在亨通集團母公司流動性不容樂觀的時候依然溢價受讓崔根良持有的高達13.77億元的亨通光電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股份轉讓價格為19.36元/股,轉讓價格相對轉讓協議簽署日前一個交易日收盤價15.39元溢價25.8%,轉讓價款合計13.77億元。這樣的交易明顯對亨通集團不公,為什麼依然可以達成?交易背後究竟隱藏着什麼秘密?

資本互搏 神秘的崔根良來源: 英才雜誌上市公司實控人將直接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轉讓予其控制的集團公司往往被看做解決自身流動危機的方式之一。

目前亨通集團擁有全資及控股公司70餘家(其中3家上市公司),已成為中國光纖光網、智能電網領域規模最大的系統集成商與網絡服務商,中國企業500強、中國民企100強、全球光纖通信前三強。

事實上,亨通光電作為亨通集團旗下最核心的融資平台,或將成為解決集團或個人流動性的關鍵工具。截止2019年12月31日,亨通集團已經質押其所持有亨通光電股份的65.15%,其中31.33%質押對應融資金額10.82億元,一年內質押到期;實控人崔根良質押其持有亨通光電股份的45.54%,其中22.92%質押對應融資金額5.7億元,半年內質押到期。

這裡有個疑問,亨通集團賬面現金不足5億元,如何支付崔根良13.77億元的轉讓款?

亨通集團前身為1991年由吳江乳膠廠轉產成立的七都通信電纜廠,之後通過收購以及對外投資合作方式不斷壯大。

股權轉讓前,崔根良、崔巍父子合計持有亨通集團100%股權,並通過亨通集團持有上市公司15.66%的股份;崔根良直接持有上市公司14.95%的股份,直接間接持有上市公司合計30.61%的股份,為上市公司的實控人。

截止2019年三季度末,亨通光電賬面未分配利潤高達79.46億元,占股東權益高達55.26%。而亨通集團和崔根良合計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比例僅為30.61%。

而在這之前的12月17日,崔根良和亨通集團簽訂了股份轉讓協議。也就是說,亨通集團用股票質押的錢去溢價25.8%受讓了崔根良的股票,崔根良從中獲利2.8億元。

此次交易,大股東是否有掏空亨通集團的嫌疑?儘管崔氏父子是亨通集團的所有人,但是在亨通集團流動性不足的情況下,大股東長期大額佔用資金以及薅公司的羊毛是對債權人的不負責。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原作者並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集團資金緊張情況從2018年就開始顯現,長期並持續佔用客戶資金將對集團業務帶來較大影響。解決集團流動性問題是崔根良必須要面對的難題。

亨通集團的股東為崔氏父子,並分別擔任亨通集團的董事長和董事,崔氏家族對亨通集團進行資產交易擁有絕對的話語權。崔根良將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溢價轉讓予亨通集團,只是左手倒右手,看似並沒有侵害任何人利益,但事實上並不是這樣。

在亨通集團母公司短期資金缺口高達近75億元的情況下,亨通集團所質押上市公司的股份到期后大概率將繼續延期。對於亨通集團母公司來講,主要現金來源是經營收益和上市公司現金分紅。

2019年三季度末,亨通集團母公司其他應收款依然高達64.8億元。在亨通集團母公司流動性不容樂觀的時候依然溢價受讓崔根良持有的高達13.77億元的亨通光電股份,亨通集團是不是對債權人有點不負責?

而集團母公司層面,2019年三季度末,貨幣資金只有4.78億元,而短期借款高達42.75億元,應付票據36.7億元。如此看來,亨通光電母公司存在很大的資金缺口,短期還款壓力巨大。

或陷資金泥潭神秘的崔根良究竟在做什麼?根據財報顯示,亨通集團2017年、2018年、2019年三季度分別實現營收349.4億元、468.9億元、346億元,實現凈利潤22.79億元、31.87億元、13.6億元,經營活動凈現金流量為14.3億元、45.47億元、-14.25億元。其中上市公司亨通光電貢獻凈利潤在80%以上。

實際上,2019年12月19日,亨通集團將持有上市公司的6300萬股(占其持有總數的21.14%)質押給民生銀行上海分行,融資用於補充流動性,而在次日,崔根良解除質押6300萬股,剛好與亨通集團質押數量相同。

崔根良將直接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轉讓予其控股的亨通集團,上市公司實控人仍然是崔根良,但是亨通集團的現金進入了崔根良的個人腰包。

究其原因,大股東長期佔用亨通集團大額資金是增加公司償債壓力的重要因素。崔巍通過實控企業佔用亨通集團大量現金,用於對外投資,而此次崔根良又通過亨通集團解決自身流動性問題並賺取亨通集團2.8億元。

對於亨通集團來講,經營獲得現金流並不充足且現金分紅有限,而對上市公司的股份質押已經達到65.15%,亨通集團短期償債壓力很大。

亨通集團母公司層面2017年、2018年、2019年三季度經營活動凈現金流分別為7.2億元、34.9億元、0.54億元。2018年母公司經營活動凈流入高達34.9億元的原因是減少了預付款5.5億元,同時增加了26.5億元的應付款項,也就是說亨通集團2018年大量佔用了客戶資金,這也是目前亨通集團母公司賬面應付票據36.7億元的主要形成原因。

2019年12月17日,亨通光電(600487.SH)實控人崔根良與亨通集團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以協議轉讓方式將其所持有的亨通光電7113萬股轉讓給亨通集團,占公司總股本的3.74%。

今日关键词:春晚第二次联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