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第一期几点-四川旅游新闻
点击关闭

互联网-刘强东不是一个“性格直接”的人-四川旅游新闻

  • 时间:

西汉薄太后陵被盗

劉強東的焦慮,要比丁磊強烈得多。挑戰阿里無望,拼多多已到卧榻之側。2018年7月,拼多多在美國上市,創始人黃崢的身家超越劉強東。

劉強東不甘心。因為明尼蘇達事件,他多年苦心建立的「大哥」人設,崩塌成吃瓜群眾茶餘飯後的談資。

在多年前的一次採訪中,丁磊將網易的出發點概括為八個字:「七分理想三分生意」。他一再強調自己不是商人,「我是企業家,還是一個非常有理想的企業家」。但他常被質疑的點是:網易是一家遊戲公司。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全景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多年前《人物》的一篇報道中提及兩個例子:北京早期有捷達和夏利兩種的士車型,丁磊規定只有夠級別的高管才能夠報銷捷達的士費,但沒人敢坐,因為丁磊常打夏利;當丁磊看到上海公司擺着一台價值不菲的咖啡機,大為惱火,在得知是品牌贊助后,立刻轉怒為喜。

對立如果沒有明尼蘇達事件,在大部分人眼中,劉強東的人設是正面而向上的。

最終,這次的暴力裁員事件以網易道歉,處罰4名主管及1名員工,雙方達成和解而告終。但裁員只是企業經營的一角,背後則是創始人的性格和決斷。

有很長一段日子,投資人都不看好京東,認為這家公司虧得一塌糊塗,遲早要完蛋。利潤微薄不說,劉強東還不顧管理層反對,堅決要自建物流。大幾十億資金砸下去,連個泡都不冒一下,造成京東常年虧損無法盈利。但十幾萬京東的兄弟,還指望着劉強東吃肉喝湯。

劉強東的翻車,人設崩塌讓人意外。但丁磊和員工之間的糾葛,早已不是新鮮事。

某種程度上,劉強東和丁磊,都在做着消費升級的事情。但不同之處在於,丁磊是要「讓上海人去過巴黎人的生活」,而劉強東是「讓安徽安慶的人有廚房紙用,有好水果吃」。毫無疑問,這兩家公司都深刻得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但它們的背後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在他樸素的價值觀里,不患寡而患不均。由正直的人物執掌大權,帶領小弟實現共同富裕,那是正確的路子。他是站在群眾這一邊的。所以京東解決的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需求」,賺的是踏踏實實賣貨、薄利多銷的辛苦錢。

互聯網大佬持股比例圖  製圖 / 燃財經

丁磊向左,劉強東向右。在這個人設崩塌的2019,一切似乎都變了,一切又似乎還是老樣子。

參考資料:《丁磊宿命論》,《人物》雜誌,張卓等

明尼蘇達事件之前,劉強東「3年沒有親自開過高管」。過去,京東的高管淘汰率其實很低,根據京東數科CEO陳生強的說法,「老劉的原則是,只要你不出現腐敗的問題,我都願意給你機會去做嘗試。」

32歲成為首富后,丁磊拒絕了所有的採訪。財富排位的上升,沒能帶給他快樂,反而帶來了多一點「不安」。中國有三個人在30歲左右當過首富,丁磊是其中之一,另外兩個人,陳天橋遠走海外,黃光裕鋃鐺入獄。

網易和京東,這兩家只相差一歲的互聯網巨頭,過去一直活躍在聚光燈下。它們的創始人——年齡相差兩歲的丁磊和劉強東,身上則有太多的人設反差。因為做事原則、說話方式,以及出生背景的不同,他們走出了截然不同的路,承受着外界不一樣的讚譽和詆毀。

對於企業而言,大佬還是熟悉的大佬,員工卻可能不再是熟悉的員工。丁磊式向左,劉強東式向右,都是在創造商業價值。但無論何時,對員工的尊重和關懷,永遠都不該被忽略。

這兩個專業不是計算機的人,不約而同在大學期間自學了編程。丁磊出於熱愛,經常跑到圖書館翻閱計算機的書,大四上學期還組織了一個電磁場CI軟件的成果展示。劉強東則是為了賺錢。他去北京上大學帶的500塊生活費,是親戚東拼西湊借來的。在人大,他經常在機房學習編程到深夜,睡一晚早晨再去上課。他賣力地學編程、寫程序、做兼職,勤工儉學成為了班上第二有錢的學生。大三的時候,他給自己買了一個「大哥大」。

明尼蘇達事件是一個轉折點。劉強東的正面人設崩塌了,他在大眾里豎起的勵志大旗,也轟然倒下了。而緊隨其後在2019年興起的裁員潮,加大了企業家和員工之間的對立。

裁員在風水輪流轉的中國互聯網行業,丁磊和他一手創辦的網易,一直是個罕見的存在。

他深諳中國的經商處事哲學:「我看到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比我更優秀的人,我的財富超過他們,我對社會評價體系產生了疑惑。」

但事實是,明尼蘇達事件給劉強東蒙上的陰影,徹底遮住了他曾經塑造的正面人設。人們往往只記得那些八卦的隻言片語,不會關注企業變革背後的深意。

成立滿20年,曾經風頭蓋過BAT,如今市值還能排前五,這樣的公司只有網易一家。曾在30歲左右成為中國首富,如今財富還能排前十,而且沒有入獄的企業家,只有丁磊一人。

2018年,兩人都先後接受了吳曉波的專訪。視頻中,劉強東說,「太保守,讓我只能看着機會流走。」丁磊說,「我只想安靜地做個匠系青年。」

京東裁撤高管,調整配送員薪資機構,同樣也被外界做了更複雜的解讀,劉強東「地板鬧鐘」的故事,再也無法挽回他口中的兄弟情誼。

丁磊和劉強東,他們都是有理想的人。

然而,2019年被曝出裁員消息最多的企業,當屬網易。

一反一正,劉強東的表態,無疑增添了大眾對他的好感。但也有人質疑:這些冠冕堂皇的說辭,會不會只是一場作秀?

2019年是互聯網大佬人設開始崩塌的一年。那些通過自己的拼搏,在時代潮流中抓住風口,贏得關注和尊重的企業家,他們身上的光環正在逐漸褪去。

丁磊從不炫富。外界卻給他貼上了「精明」甚至「摳門」的標籤。

網上流傳着這樣一個提問:「為什麼從阿里離開的大多感激馬雲,從網易離開的卻和丁磊反目?」不只是普通員工,陌陌唐岩、雪球方三文、猿題庫李勇,這些從網易出走、日後發達的前高管,都曾和丁磊有過不同程度的分歧,或公開對撕,或稍有微詞。

小時候,劉強東家裡吃不起肉,他看到村長屋檐底下掛着很多豬肉。村民家裡窮得揭不開鍋,但村長家裡的豬肉吃不完。那個年代,劉強東最大的夢想是當上村長,因為「我在想我做一名村長的時候,能不能把所有的豬肉分給村民,讓大家都能夠吃上豬肉。」

考大學時,丁磊考進電子科技大學讀通訊,因為他想做一名工程師。劉強東考進中國人民大學讀社會學,因為班主任告訴他,去北京讀書,將來可以回老家當官,做縣長。

文章在網絡掀起軒然大波,網友討伐,人民日報點評,丁磊始終沉默。但許久未曾發聲的劉強東,卻在京東早會上宣布:以後京東的員工,只要是在任職期間無論因為什麼原因遭遇不幸,公司都將負責其所有孩子一直到22歲的學習和生活費用。

網易暴力裁員,是這種對立情緒的一次大爆發。裁員本是企業經營中的正常現象,但在增長乏力的2019年,這種經營層面的操作,被增添了更多複雜的操作空間。

他有鄉土情結,不忘農民身份,想着有朝一日衣錦還鄉,慰勞鄉里。2009年開始,他將分散在廣州、上海、北京的客服部門全部集中到老家宿遷,後來又將京東的各種研發、結算、物流中心搬到宿遷,直接帶動當地數萬人就業。

無論風格有多大差異,在商業世界里,老闆和員工,在某些情況下是存在博弈和對立的。

但現實讓他失望。餐館員工合起伙來貪錢,矇騙他這個學生老闆,他花24萬買來的門面,最後發現沒有產權。大學畢業,他負債16萬,把他父親跟姨父幾十年攢下的錢,也都給賠進去了。

製圖 / 燃財經丁磊不在乎。他曾說自己是「一個真小人,而不是真君子」。就像金庸武俠小說里的掃地僧,外界的評判,激不起他內心的波瀾。

和明尼蘇達事件一樣,網易暴力裁員事件,只是一個縮影。

丁磊說,他是一個非常熱愛生活的人,「是個美食家,是個吃客」,他創業從沒想過要做一個多大的億萬富翁,只是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換言之,賺錢並非刻意為之,而是順道的事。

從本質上而言,丁磊和劉強東屬於同一類人——執掌員工生殺大權的創始人。創業讓他們收穫了財富和榮譽,也拉大了他們和普通員工之間的距離感。

但從始至終,丁磊的人設,都跟普通老百姓(603883,股吧)若即若離,遠不如劉強東來得親切。做遊戲的時候,家長批判他毒害青少年;做網易考拉,那是輕奢而精緻的小資群體感興趣的事情;做網易雲音樂,那是做給「懂」的人聽。

前幾天,一篇控訴網易裁員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大致的背景是:某網易老員工在身患重病後,遭遇了公司HR部門的威逼、辱罵、恐嚇,最終被網易暴力裁員。

很多人認為丁磊是一個成功的「商人」,雖然他並不喜歡這個稱謂,甚至說這是對他「最大的侮辱」。但身為網易CEO,他還是得在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認真接受來自投資人的提問,表示會適當縮減成本。

少有人知的是,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丁磊在網易的股權比例,高達45.5%,這是他財富來源的基石。相比之下,馬雲持有阿里巴巴的股權為6.1%,馬化騰持有騰訊8.6%,李彥宏持有百度16.1%,劉強東持有京東15.4%。所以,即便中國互聯網城頭變換大王旗,丁磊屹立不倒。這是他自己的公司。

丁磊也愛吃肉。他說「我很喜歡豬,我很喜歡吃」,所以他在網易之外,又做了網易味央,進軍養豬行業,外界戲稱為「丁家豬」。但這還是擋不住外界的質疑和猜忌,有人說他是為了賺更多的錢,打着養豬的幌子圈地。

作者 | 黎明一向以「網聚人的力量」自稱的網易公司,一不小心成了網民口誅筆伐的對象。

劉強東的理想是改變自己的命運,過上體面而風光的生活,讓身邊的人高看他一眼。他是在北京中關村(000931,股吧)擺櫃檯起家,在騙子橫行的市場中,堅持行貨正品開發票,以一人之力殺出了一條血路。京東上市后,他在辦公大樓頂層建泳池,搞KTV派對,建私人電梯,補償早年因物資匱乏而未能滿足的慾望。

財富丁磊長了一張敦厚的娃娃臉,小眼睛,一笑露出酒窩,身材略顯發福。大部分時候,他穿大眾品牌的拉鏈衛衣,藍色牛仔褲,腳上蹬着運動鞋。他習慣獨自行走,不帶保鏢,不帶助理,走在大街上,少有人能認出這是曾經的首富。這樣的丁磊塑造了這樣的網易——低調有實力,悶聲發大財。

將裁員風暴推至高潮的,是這篇由前員工發出的刷屏文章。這一次,網易沒有全盤否認,而是在回應中道歉了。

相比丁磊的精明,劉強東要粗放許多。他擅長高調行事,愛出頭,大部分時候是一身高檔西裝。他口中常掛的,不是「主義」,只有「兄弟」。在京東飛黃騰達的那幾年,他屢屢公開發表言論,接受媒體專訪,甚至出書立傳,也毫不迴避自己的貧苦出身。

現在回過頭來看,明尼蘇達事件是一個爆發點,將京東原本緩慢進行的內部變革,推向了不得不變的境地。火速裁撤高管、宣布末位淘汰10%的高管、調整配送員薪資結構,這都是京東應對危機的產物。

實際上,京東一直做的是辛苦「賣貨」的生意。相比網易遊戲高達80%的毛利,京東電商13%的毛利,算是相當寒磣了。

一個最直觀的例子是,過去京東允許「內部調崗」,員工有資格在整個京東體系中尋找職位,即使員工沒有完成KPI,也可以通過調崗避免被辭退。當然,這帶來的副作用是明顯的:人員冗餘、機構膨脹、人浮於事、組織的戰鬥力下降。

最風光的,是2014年春節回家過年。老劉開車裝了整整兩麻袋現金,帶着清華畢業的媳婦,給村子里的老人發紅包。一人一萬,總共發了650萬,滿屏的暴發戶既視感。那一年5月,京東在美國上市,劉強東以445億美元的身家,排在中國富豪榜第十位,超越丁磊。

被資本綁架的公司,和自己掌控的公司,畢竟是兩個不同的物種。這其間的微妙之處,是給人打工和給自己掙錢的差別。

理想在劉強東還在為幾萬配送員兄弟的飯碗發愁時,丁磊正在忙着養豬、做音樂、搞進口,「安靜地做個匠系青年」。

實際上,跟丁磊同時期出道,並稱「中國網絡三劍客」的王志東和張朝陽,早已掉隊。如今網易的市值,相當於17個新浪,100個搜狐。丁磊厲害,長盛不衰。

事實上,網易一直是一家非常賺錢的公司。十年前,京東的盈利還遙遙無期,網易每年已經有幾十億的凈利潤。更準確地講,過去20年,網易幾乎就沒有虧過錢。

《重構京東》,《中國企業家》,李原

初中畢業,劉強東第一次獨自出遠門,跑到南京,金陵飯店(601007,股吧)燈火輝煌,他才知道原來世界這麼大。那個時候,丁磊已經在高中有了電腦設備,還參加計算機興趣比賽獲了獎。

外人很難說清楚,丁磊和劉強東,究竟誰更理想,誰又更現實?

丁磊的理想是追逐自己的興趣,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他關注的是「消遣」,是酒足飯飽之後,額外的需求。所以他做遊戲、做音樂、做動漫、做跨境購。

他用自己的經歷,講述了一個草根逆襲、實現階層躍遷的勵志故事。他證明了,在互聯網大潮下,勞苦底層也能靠自己的努力迎來出頭日。

尤其是在創業風口匱乏的環境下,企業縮緊了褲腰帶度過寒冬,一夜暴富的故事越來越少,大企業裁員事件層出不窮。那個創業的黃金年代,是從此一去不復返了。

丁磊曾說,他「性格直接,包容性差」,但是「坦蕩蕩」。或許在他看來,裁員不是目的,是權衡的藝術,是經營的手段。

遊戲是網易的超級現金牛。在相當長的時間跨度里,遊戲為網易貢獻着近90%的收入。網易遊戲的毛利率最高可達80%,是當之無愧「躺賺」的商業模式。時至今日,網易每年兩百多億的毛利,不是來自雲音樂、嚴選、有道等小資情懷的產品,而是遊戲。

丁磊的創業,走的是高端路線,是基於對技術和互聯網的理解,一出手就是王炸。網易的第一筆大訂單,是來自廣州電信局。在那之前,丁磊曾在寧波電信局工作過兩年。

製圖 / 燃財經隨着京東的股價上漲,劉強東的財富也水漲船高。在父老鄉親眼中,劉強東在城裡賺大錢了,是「怎麼花也花不完」的那種。

劉強東喜歡稱兄道弟,丁磊喜歡攢局。表面上看起來,這是兩種不同的境界,但本質上殊途同歸。大佬的飯局,不一定比快遞員的酒桌高尚,就像那一條船上的螞蚱,難分你我。

但劉強東學不來丁磊的從容。

劉強東沒有機會在小時候接觸無線電這種高端設備,他的童年是在鄉下的泥濘地里度過的。10歲時,他出生的鎮上還沒有電。有一天他跑到鎮政府的公社大院,坐在門口看電燈泡,遠遠地望着,心裏好奇什麼是電,覺得不可思議。

《我的創業史》,劉強東、方興東

先是年初網易嚴選被曝出裁員30%-40%,網易味央和教育產品部也未能倖免,然後7月初網易傳媒被曝出啟動新一輪變相裁員,7月底網易的現金牛業務網易遊戲高管離職,被曝裁員10%,10月底網易有道上市前,也被曝出啟動裁員計劃。當然,針對這些風言風語,網易都一一進行否認。

相比之下,劉強東不是一個「性格直接」的人。按他自己的話說,他是「人性上軟弱」。

劉強東的第一次創業,走的是群眾路線,跟互聯網並沒有多大關係。大四時,他看人大西門的餐館生意還不錯,就盤了一個門面下來,花了24萬。他也不問產權,不看合同,背着書包就去銀行取錢,現金全款支付,以為把房子和地皮都買下來了。

丁磊創業的起點比劉強東高。他出生在寧波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家庭,父親是國營奉化食品廠的副廠長,分管技術。所以在很小的時候,他就有機會「搗鼓無線電」。初中,他組裝了一台複雜的六管收音機,被四方鄰里譽為「丁神童」。

網易和京東歷年市值對比圖  製圖 / 燃財經

老劉厚道。他給餐館服務員漲工資、租大房子、裝暖氣,還給每個員工送一塊手錶,100多塊錢一塊,卡西歐的。那是1994年。

今日关键词:王思聪资产被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