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暴徒管理-海港城是香港最大的商场-巨潮资讯网

  • 时间:

帝吧出征香港

海港城是香港最大的商場,也是內地遊客來得最多的一個商場。該商場上周在門外張貼告示,稱:「盡力確保場內顧客安全,除非有罪案發生,警察請勿進入」。而九倉主席吳天海日前於集團業績發佈會上有這麼一番解釋,指出於為場內所有人士包括客人及員工的安全,而作出的基本考慮。他稱:「我見到有啲地方有啲事發生……嚟得我哋地方嘅人,就係我哋嘅客人或者工作人員,要對佢哋嘅安全負責」,並稱其餘事情一概根據法律行事,張貼告示並非集團創新的做法,雲雲。

一個基本事實是,作為全球盈利能力最強的商場之一,海港城去年貢獻了九龍倉置業集團63%的收入、72%的營業盈利以及72%基礎淨盈利。具體而言,海港城2018年錄得全年總收入上升10%至118.71億港元。營業毛利率十分可觀達到89%。海港城的零售銷售額更是創下370億元的新高(即平均每日超過港幣1億元),同比增長23.6%,數字佔全香港零售銷售總額的7.7%。過去十年,其利潤的平均增長率超過10%,達13.3%。

商場無視責任與義務商家想低調,可以理解。商場不敢得罪黑衣暴徒,也可以理解。但眼前發生的種種事例,讓市民看到已非簡單的「怕得罪」如此簡單,而是站到了縱容暴力的地步。連日來,太古廣場、愉景新城、新城市廣場等等都發出告示,聲稱「禁止警員進入」。離譜如「愉景新城」者,甚至連警員借用廁所也不允許,這是怎樣的冷血自私,警員用生命去維護香港的社會治安、這些商場卻如此對待盡忠職守的警隊,某些商人的奸滑,如何不令人到極度憤怒。

香港被暴徒如此摧殘,每一個港人都是受害者。像海港城這類的公司,別以為可以靠「騎牆」而躲過一劫,如果對暴徒放縱,就等同對自己殘忍。事實上,連日來內地媒體已經充斥了大量的質疑文章,可以說,海港城的招牌已經被自己砸爛了。

三歲小孩都知道,張貼告示當然不可能是「創新做法」,問題在於在當前形勢下,為什麼要有此一舉?一個合理的質疑是:這種高調的「禁止警察的通告」並不是給警員看的,而是給黑衣暴徒看的,這是否在向暴徒示好、是否在縱容暴徒?

「騎牆」或可以討好暴徒於一時,但終將毀掉自己根本的利益。暴亂必將過去,暴徒必將接受法律嚴懲,但海港城如果繼續如此下去,這個商場及其母公司的前途,也是可想而知的了。

香港持續出現暴亂,最終受損的是全體港人。但令人感到極度不解的是,一些大商家,一些在過去依靠內地遊客而賺得盤滿缽滿的大企業,竟然站到了近乎縱容暴力的地步,完全無視自身所應承擔的責任。以九倉置業的海港城為例,其管理下的旗桿兩度被暴徒拋掉國旗,而該商場竟然連加派管理員的錢也不願意多出、任之由之。甚至於,要出聲明要求「警員勿進入」。這種商場、這樣的企業,還有半點國家觀念和社會責任感?這種「騎牆」做法,可以長久得了嗎?別忘了,失去了顧客,再大的商場也終有倒閉的一天。

自己砸掉自己的招牌上述這些亮麗數據,內地遊客貢獻了多少?雖然海港城沒有具體數字公布,但多年前該公司的管理人員講了一個數字:六成以上,這可以作為一個參考。可以說,內地遊客貢獻了海港城大多數利潤。且不說香港企業、香港居民有維護國旗的責任和義務,僅以常理而言,一個依靠內地遊客才能生存的商場,竟然如此應對內地同胞的憤怒,這樣的企業,到底是管理層全被「黃絲」佔領,抑或根本是刻意為之?

更重要的一個問題是,海港城管理的旗桿,兩度遭到黑衣暴徒攀上,國旗兩度被暴徒摘下拋入海中。第一次如果說是「意外」還可以解釋,但發生意外後,正常做法是加派保安人員,以二十四小時守護,但海港城並沒有讓人看到這方面的努力,以至於再出現第二次侮辱國旗事件。而其後更是市民自發組織護衛隊,重新升起國旗。市民完全有理由質問,海港城難道連加派保安員的數萬元也不願意出嗎?你們有盡到應盡的責任了嗎?

圖:市民自發組織護衛隊到尖沙咀五枝旗桿重新升起國旗

今日关键词:少年问道退出金马